女子成人游泳班
快樂坊游泳班學游泳
游泳
 
  男子游泳訓練班
游泳教練
 
  暑期兒童游泳班
室內暖水游泳池
 
  經絡減肥游泳班
游泳技巧
 
  世上沒有包識游泳班
swimming course
 
  私人游泳教練
康文署ymca工聯會游泳班好唔好
 
 
首 頁
世情日誌
   
 

 
 

日本人淡然面對地震災難

世上有一個極度悲哀的民族,在日本人的心靈深處,生命是極度悲哀的,從日本能劇的極度哀怨就可得知,一個極度悲哀的民族,面對死亡時,當然淡然處之,他們看見親人遇難,絕不會像中國人般呼天搶地。

戰爭時,集中營裡面的人經過一些營裡生活後,到要行刑時,也相當守紀律,絕不反抗,一個跟一個低著頭向前走,看見前面的同胞被殺害,毫無懼色,到自己被殺時,也無所畏懼,一個極度悲哀的人,是不會作亂的,同理,一個極度悲哀的人,也不會為親人痛哭,死就死嘛!

日本人是一個沒有自我的民族,他們的自我扁平如薄餅,當一個人離開集體後,自我是無法單獨存在的,日本人的自我,必須在群體中才能顯現,而且是個非常奇特的自我,他們必須一個疊一個疊起來,才會感到自己的存在。一個沒有自我的人,情緒是受到極度壓抑的,日本文化,大概處處都可以用極度來形容,一個情緒受到極度壓抑的人,無喜無怒無樂無驚,只有哀,他們目無表情的面孔,不是已經向你展示了嗎?日本人不容易笑,不容易怒,不容易驚,地震到來,也不會大驚失色,這又有何奇怪?何需羨慕?你會羨慕一個不懂喜怒哀樂驚的人嗎?

日本地震災民,嚴守紀律,又是何原因?日本人半夜三更過馬路,即使萬里無車,也要等綠公仔才過,紅綠燈的設立,是為了避免人車爭路,是為了交通暢順,不是要人按燈的顏色做人,做紅綠燈的奴隸,死守紀律,是無腦,絕非好事。日本人是個無腦的民族,事事由最高領導人決定,下面的人少有異議,所以根本無需動腦,因為即使有好點子,也不敢向上提出來,日本人的絕對服從,嚴守紀律,令國民的腦袋都生了鏽。你看日本有什麼產品是自己發明的,幾乎全部都是抄襲別人的,一個無腦的民族,當然是不會開創新領域的!

日本人的沒有自我絕對服從從何而來?因為日本是個島國,國民為生存,必須團結一致,日本民族,是世上最團結的狼群,這種團結令人無我----是無自我的無我,令人絕對服從守紀律,也令人無腦,這種無腦有什麼好處?日本民族的存活,就靠無我無腦而來。可是它有更壞的一面,由於日本是個島國,島國必排他,排他的民族在自己壯大之後,只有一個結果,向外侵略,日本民族在一百多年前開始壯大,也由那個時候開始釋放侵略之心,最終目標是中國。二次世界大戰日本戰敗之後,至今仍對中國人懷恨在心,這個仇恨之心,日本人認了第二,也很難在世上找到個第一,島國情懷,必心胸狹窄,加上無自我,極度自卑,這些人是最易無緣無故憎恨人的,中國是塊大肥肉,吃不到中國,當然要懷恨在心。

中國人已經沒有了道德,很多中國人很討厭中國人,有些更連自己身為中國人也覺得討厭,卻不能拿日本豺狼的特性來當作道德榜樣,學習必須從根學起,學習守紀律,必須先明白守紀律的根,是為了方便別人?是為了侵略別人?甚至像日本人那樣連為了什麼都不知道?學習團結,必須從根學起,團結是為了什麼?是為抵禦外敵?是為侵略別國?甚至像日本人那樣連為了什麼都不知道?日本人只知道要服從集體。

說起無腦文化,香港人也好不了日本人多少,自1970年代麥當奴將西方無腦文化引入香港之後,今天我們的腦袋已經虛空一片。記得1970年代旺角近山東街彌敦道旁那間麥當奴,那時我讀中一,因為要出旺角世界書局買書才認識這間麥當奴,當時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它那扇門只能單向打開?你有想過這個問題嗎?我們來這個世界,不能盲從附和,人云亦云,人做你就做,人信你就信,必須審視自己的人生,為什麼門只能向外拉?

從前我們要通過玻璃門,必會先看一看門後面有沒有人,視情況決定推還是拉,因為我們本來是個關心別人的民族,所以在開門前必左顧右望,今天我們不再需要理會那麼多,因為門上都有標示,只能向一個方向打開,於是我們都習慣了不用腦思考該推還是拉,我們也不再需要關顧他人的需要。

香港人無腦,卻與日本人又不一樣,日本人自我扁平,必須憑集體自大,香港人的自我強大,單獨一人,也可以目空一切,目中無人。

 

 

本文是快樂坊成人游泳班原創作品,歡迎引用連結,勿作商業用途【轉載必須包括連結及連結文字,抄襲是賤人所為,人渣不如】

 

天下文章,本屬天下,非我所有,我從天下學來,今天回饋天下,歡迎轉載文章,務必連結出處,勿作商業用途

 

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