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坊養生堂

   
   
   
   
 
 
首頁
快樂坊養生堂
 
 
 
 

 


我如何治療中風

 

2015年12月,頸痛、肩痛、背痛,嘗試第一個解決方法,找穴位按摩師按摩,按摩時肩痛得叫救命,近乎一級痛,按了幾次停止。嘗試第二個解決方法,找跌打醫師治療,我背痛得最厲害,他的藥卻敷在肩部,當天我便將藥拿掉找了個中醫師,這個醫師說我寒底,要我買天字級高麗參、田七及花粉三樣打粉吃一個月,合共二千元,我沒有買,不是沒有錢買,是我不相信這些東西能醫好我的痛症,她開給我的兩劑中藥在回家途中就被我丟進路上的垃圾桶去。這三個醫師都沒有說我是中風。

為什麼不看西醫?因為我不相信西醫能根治痛症,我不想止痛,我想根治,而且我相信可能連痛也止不了。

背痛得厲害,晚上不能睡,我倒是買了些紅參片補補氣再戰病魔。幸好多年來對於經絡功有認識,中風後深入研究,天天練習,那裡痛就練那裡,將痛點積存的過量元氣釋放出來,以風驅風,借力打力。風動時,由於耳鳴,能聽得見風聲,有些風聲是呼、呼、呼,有些風聲是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有些嗡聲是持續兩三秒鐘停一停,再持續兩三秒鐘停一停,當中以風聲為主,有時會有滴答聲及其他雜聲,甚至爆炸聲,風聲有很多不同的節奏,有時是單調的,有時像交響樂一樣不同的風聲一齊響起來,這些聲音都是有規律的,有時可以感覺到腹部有異動,大部份風由腹部吹上來。

練功三個月,痛症基本上全部消失,耳鳴仍可聽得見風聲,風力大概減少了七八成。第五個月,我再次拿出李可大醫的醫書,看呀看,啊!原來是中風,這時才半信半疑是小中風,整個中風過程中出現過的病徵有右側頭部麻痺、眼前漆黑一片、流口水、舌硬言語不清、咬牙、耳朵抽動、耳鳴、心臟痛、肺痛、頭痛、頸痛、肩痛、背痛、腰痛、小腹痛、雙手麻痺、雙手拇指及食指痛、右腳抽動,記不起那麼多了。

練經絡功至今六個多月,只剩下耳鳴及舌硬,其他病徵基本上消失。因為舌硬有時言語仍是不清的,風只剩下一兩成了,八九成的風已被我用經絡功驅除了。練功期間,身體不斷好轉,體力不斷增長,加上服食中藥調理,現在的體力跟二三十歲的年青人差不多,精神好,精力旺盛。

剩下一兩成風,估計還要幾個月才能徹底驅除。

中風期間,雙腳及大腦受傷不明顯,雙腳風力小,沒有發生重大腳麻及腳癱問題,可能因為中風之前幾個月已經開始練習蹲功,將雙腳的閉塞早已打通之故。大腦方面,估計跟一直以來進行無宗教禪修有關,禪修行者,大腦緊張度低,經絡閉塞少,元氣運行條達,所以即使風打上來,亦難以激發卒中。

練習經絡功三個月,還有一個奇蹟出現,腰圍竟然由31吋減至27吋,無心插柳柳成陰。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天下文章,本屬天下,非我所有,我從天下學來,今天回饋天下,歡迎轉載文章,務必連結出處,勿作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