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坊養生堂

   
   
   
   
 
 
首頁
快樂坊養生堂
 
 
 
 

 

 


一個老中醫對癌症治療的見解

摘自潘德孚《反思現代醫學病理學》第六章


腫瘤患者中,66%患有抑鬱症,10%患有精神衰弱症,8%患有強迫症,共84%的腫瘤患者患有不同程度的心理問題,這些心理問題導致元氣滯流不動,這些停滯的元氣長期在身體燃燒產生微熱,令細胞組織腫脹,就成腫瘤。其他沒有這些心理問題的癌症患者,同樣是因為體內持續不斷產生微熱,熱力無法被血流散發,令細胞組織硬化成腫瘤。

以下摘自一個老中醫對癌症的見解,值得一看:

 

如果中醫是主流醫學,大多數癌症病人是不會死的。這當然是有條件的:不手術;不化療;不放療;但可以做不傷害性的檢查。

中醫治病研究天地人的關係,就是從生命生存的規律入手。生命的最重要的規律是什麼?就是承認生命必然死亡。因此,中醫認為人活到一定的年齡,無論哪一個器官功能衰竭,都必然會死亡。中醫不阻止死亡的自然產生。西醫儘管承認死亡之不可避免,但是它的做法表明,他們認為可以阻止死亡。我們可以從西醫的許多死亡統計報告中看出。他們總是這麼說:現在每年死於心髒病的有多少,死於癌症的有多少,死於腎髒病的有多少……就是沒有死於衰老的。死於衰老是什麼意思?就是正常的死亡率。這些統計,他們從不排除正常的死亡率是什麼原因?其目的就是拿病死者來恐嚇活著的。他們就可以藉研究治病來向國家、向人民要經費,掏人們褲袋裡的錢。當然,西醫醫學不是醫生或醫院向老百姓掏錢,而是他們背後的一個醫藥財團。西方醫學實質是醫藥財團手中的木偶。這不是我的發現,而是現代西方的非主流的醫學家們和研究者。有本書叫《現代醫療批判》,作者霍恩•羅斯,講得最清楚不過了。因此,我們應該把所有的醫學研究,把這個內涵聯繫起來。我在2008年11月,在北京開的“原創中醫復興論壇”上發言,突然想到了“市場醫學”這個概念。我說:“現在的醫學,可以叫做市場醫學。市場醫學究其實,是個怪物!因為,醫學是要命不要錢的,市場是要錢不要命的,結合起來,豈不就成了怪物?!”

治病是為了生命與健康。可是,西醫不研究生命與健康,而去研究屍體與細菌。他們認為屍體上有生病的原因。人生病死了,他們就解剖死了的人,研究生病的道理。他們的病理學家,在屍體的某些部位的改變上,判斷分析生病致死的道理。外傷致死是可以用這種方法的,而人老或生病致死用這種方法卻是錯誤的。癌症致死論就是這樣的思想條件下分析出來的。生、老、病、死,這本來是一個自然過程。人活著是依靠各種器官功能的活動。這些活動就像一條相互銜接的鏈條在不停地轉動。死亡,就像這鏈條的中斷。老了,各種器官的功能由於某一種原因發生中斷造成的。因此,用解剖屍體來判斷老了死亡的原因,是不准確的。過去有的人老了生了病,未死之前卻交代把屍體交給病理學家去檢查死亡的原因,有巧查上了屍體上有癌腫塊,就把這腫塊判斷為致死的原因。

癌症致死是因為手術(包括化、放療)治療引來的死亡,醫學卻把這個責任推給所患的疾病——癌症。沒有人揭穿把手術稱為除根術的錯誤。因為,手術只能切除可見的癌病灶,而不能切除患癌的原因。既然原因未除就能夠復發,而且複發時的身體條件更差,因為已經經過了手術的摧殘,抗病能力已大大減弱。可見把稱之為“除根術”就是一種明顯的欺騙。 “除根術”這個概念不無有市場的因素——為了吸引病人。如果醫學是一門科學,科學就不能有假。而現在這個“手術除根”卻是個明顯的假貨!

癌症患者因手術治療而加速死亡的現象,更進一步引起人們的恐癌心理。現在大多數人不是死於癌症,而是死於心理恐懼。因此,我們必須像美國一樣,大範圍地展開癌症是慢性病的宣傳,首先把這種心理病解決好,就能降低我國的癌患者的死亡率——畢竟是救命第一。每年我國有220萬人生癌症,一年中被治死的達160萬人。每人如果為治療付出10萬元,全國每年為治癌就花費1600萬億。我們建造起許多宏偉的醫院,是以付出1600萬億和160萬個生命換來的。國家因治療癌症而付出大量外匯購買藥械。許多人因治療癌症而破家蕩產。

最近,筆者走訪了一些癌症患者,翻閱資料,有所感悟,作成以下文章。

(一)癌症是慢性病,不會一下子死人的

《溫州日報》2006年11月24日10版刊出的《癌症是一種慢性病》不說其內容,單講標題,就選得很好。

報載:“美國癌症死亡的總人數2005年首次出現下降趨勢。”“癌症是可以治療、控制、甚至治癒的慢性病。”過去認為患癌必死,而且不出三個月。現在認為癌症是可以治療的慢性病,??治療的方法就會隨著認識的轉變而改變。癌症患者死亡率的下降反過來證明這種認識的轉變是接近了正確的方向。西醫學是從西方傳來的。現在美國的帶癌生存者為總人口的1/29,而上海卻只有1%,相差各地之遠,說明上海對癌症的認識與治療,仍然被過去的錯誤陰影所籠罩。許多無辜的生命,仍然還死在錯誤的醫學認識與醫療手段之下。

認識癌症是一種慢性病,從醫學心理學的角度來看,它對許多癌症患者,起到了安慰的作用。這種安慰,不是欺騙,而是講了老實話,符合科學,符合實際。曾經被宣揚得飛飛揚揚,說患癌就是得了絕症,判了死刑。農村里把此病叫做“單個字”,很忌諱。實踐證明這種態度是不科學的。人與動物的不同就在於人是有意識的動物。意識保持正常,人體生命的活動才會正常。意識主宰著生命的活動。意識紊亂,生命的活動就會陷於混亂。我們宣傳患癌必死,事實在製造癌症恐怖,製造意識紊亂,替替治療打掩護,相反地會增加癌的活動能力,破壞人體自組織的抗癌維生活動。

“在癌症患者中,大概有70%的患者是被自己嚇死的。何教授認為,患者起碼有30-40%死於心理因素。”“腫瘤患者中,有66%的患者患有抑鬱症,10%患有精神衰弱症,還有8%患有強迫症,這說明至少84%的腫瘤患者患有不同程度的心理問題。”過去認為得了癌症就沒有幾個月可活的見解和宣傳,製造了癌症恐怖,對治療不利。眾多的癌病人死亡,都與這種宣傳有關的。現在有一些醫生為了拉生意,以宣傳醫學知識為名,利用媒體製造某類疾病的恐怖,例如說宮頸炎症會導致宮頸癌的發生,應該到他醫院婦科檢查、治療。炎症會產生癌變,沒炎症的地方,也會產生癌變,所以,癌變不是炎症的發??展的必然。寫這樣的文章,是不安好心,沒科學依據,弄得有宮頸炎的婦女精神緊張。

據筆者調查,凡是使用中草藥消除了患者症狀的,例如患者的癌腫疼痛,被中草藥止住了,說明這藥已經有效,癌腫被治住了。堅持服藥,一定會獲得良效。如果用西藥止痛,痛雖然消失,卻會反复,而且這種西藥止痛的能力會越來越差,直至無效為止。因為,中草藥消除症狀是調整平衡。人體生理平衡得到調整,抗癌的能力增強,癌腫會自然消失;至少,它會停止腫大,停止危害生命,而是與我們的生命共存。西藥止痛是麻痺神經的。這種方法相當於麻痺人體自我調整的抗病能力,因此,藥性一過,痛勢反而會更加厲害。

可以這麼說,癌症本是慢性病,而且有許多中草藥方都可以治療。它之所以弄得如此可怕,說明過去醫學判斷的失誤。這樣的失誤,導致一些癌症患者急急乎尋求手術切除或放、化療,其結果是加速了癌擴散或摧毀了人體自身的抗病能力,加速剝奪了他們生存的希望。西方調查發現醫生罷工期間,死亡率反而降低。其中的主要原因是手術的病人減少了60%,死於手術的人少了。

把治癌的希望寄託於手術,是愚不可及的行為。我不反對應該做手術的還得做,但決不可把它當做救治癌症病人的最大希望。

(二)生癌是毒素在身體的某個地方集結等待排出

據說,20世紀80年代研究癌症的的一個最大的成就,是發現人體細胞內天然就存在著一組能使細胞發生癌變的癌基因。現在,科學家已經能夠在膀胱癌、肺癌、結腸癌等二十多種腫瘤病人的細胞中分離出癌基因。癌基因在正常情況下非但無害,不會發生癌變,而且對正常細胞的生長和分化起著重要的作用。為什麼並不是每個人都會得癌症?癌基因為什麼不會隨便發生癌變?這就說明人體里天然就有著制止癌變的能力。我們可以把這種能力歸之為生命的自組織能力。既然人體裡有這種能力,就可以想得到是因為各種內在或外在的原因,干擾了體內製止癌變的能力,誘導癌基因發生癌變。所以,只要我們能夠使製止癌變的能力恢復正常,就不怕癌症了。研究發現,有許多患癌病人可以帶癌生存,就是因為他的製癌能力與“生癌”能力相持,誰也勝不了誰;有的被判為晚期癌症者逐漸恢復,甚至使癌腫完全消失不再复發,就因為這種能力勝過癌變的能力。由是觀之,如何知道什麼是正確的治癌方法,什麼是錯誤的治癌方法了:凡是有利生命的自組織能力的治癌方法就是正確的;凡是損害生命的自組織能力的治癌方法,就是錯誤的。

人的生命,可以分成兩個系統:一個叫信息系統,它有很強的自組織能力;一個叫意識系統,具有可自控能力。這是兩種相互矛盾又相互幫助的能力。例如餓了要吃飯。飯吃到胃裡,胃中就會自動產生許多消化?,把飯消化成食糜,自動地流到小腸、大腸,營養被吸收,水分帶著毒素排入膀胱,作為小便排出;渣滓排到大腸,作為大便排出。這些工作都是信息系統不受意識控制自動完成的。這就叫做自組織??能力。 “人逢喜事精神爽”,假使人覺得精神特佳,吃飯味道特好,消化能力就增強;如果精神受到打擊,消化能力就會受挫,食慾就減退。這說明人的自組織能力在很多時候,是受意識影響的。

人的思想意識,對信息系統的自組織能力,只能產生一定的影響,而不能完全主宰。因此,真正飢餓,想用意識控制,就控制不了。這是大家共知的。然而,就中醫的角度看,意識對生命有很強的影響力,這是不容諱言的。古人說:“恬淡虛無,真氣從之,正氣內存,病安從來。”就是指人只要思想淡泊,就不容易生病。所以,有些病是不能去想的。這就叫心理作用。心理作用會有一種指向性。指向性的意思就是:你常常想自己會生癌,癌就有可能被你想來。因為,你的心理上已經指向生癌了。

現在有一種奇怪的疾病叫做假性懷孕,就是一個很想生個孩子的女人,有時候會突然停經,肚子也會脹大,但是卻經不起檢查,因為,肚子裡面是空的。女人的月經,是信息系統自組織的,它也會受思想意識的影響。

(三)生癌就像體表上生了腫毒,只是有一些生在體內而已

癌症患者第一要冷靜對待自己的疾病,不要病急亂投醫,焦急、恐懼,有害無益。我訪問過許多醫生認為必死無疑的癌症病人,也看了很多醫生關於癌症病人存活的研究,有的都說是晚期了,醫生給判斷沒多少時間好活了,但二三十年活得好好的。有的癌腫還在,有的癌腫消失。過去都採用手術切除來治癌的,很多人因手術後更快復發,使臨床醫生感到驚奇。當然不排除有的癌症患者切除後沒有再复發。然而,誰也沒有辦法證明這是切除的療效。因為,切除只有損害肢體的健全,沒有辦法證明它能提高抗癌能力。因此,這種癌症不再生的原因只可能有二種:一是該腫瘤本就不是惡性,是判斷錯誤;二是病人本身自組織的抗癌能力增強。不要把治癌的希望寄託在手術切除上。如果,有的癌生的部位不好,馬上會影響生命,那當然要馬上做掉。不過,手術前必須極其慎重斟酌。既然癌症是細胞中癌基因變異,手術只能切除生癌的部位,不能把癌基因變異的原因切除掉,過去有的人認為術後復發或擴散是因為手術做不干淨是不對的。這是因為病人受手術的損害,術後之所以復發,甚至使癌細胞更快生長,是因為降低了生命自組織的抗癌的能力。

由於醫療實踐,發現絕大多數癌症病人切除後都會復發,導致擴散。這樣才產生了癌症必死論。其實,許多人都說,生癌就像生瘰兒。生在體表稱為瘰兒;生在體內的就叫做癌。我現在所講的“瘰兒”,是中醫的外科病的總稱,包括疔、瘡、癰、疽、瘰、?、皰疹等。病發於體表,稱為疔、瘡、癰、疽、瘰、?;發於體內,有一些則被稱為癌。這些外科病都可內治,患癌當然也是更可治的,並非不做手術不可,更非必死。中醫稱之為癥痂積聚,雖然不完全都是,至少有一些是癌,也有一定的治療方法。歷代中醫,治這些病的驗方極多。不過,中醫的治則不同於西醫,不是根據病名,而是辨證論治。同樣的腫塊,生在不同人的身上,就可能用完全不同的藥方。中醫對於這些外科病的外科處理極其慎重,例如疔和疽,都是嚴禁用刀的。對於癰,在未成熟(即完全化膿)前,也嚴禁開刀引流的。

現在,有很多的癌症病人被中醫或草藥治愈,正說明,中醫能夠治癌。癌症之所以被現代醫學說成不治,是現代醫學研究還不到位。例如過去認為癌症是病毒感染的學說,現在才知道是錯誤的。它被癌基因學說推翻了。這說明它的病因研究不到位,只是一種猜測。這樣做的結果,是導致一系列治療方法的錯誤。也許有人會問:知道錯誤為什麼不立即停止?這是因為醫學進入了市場,市場有它的慣性,所以無法馬上得到糾正。最近發現,很多癌症病人,即使是屬於晚期,甚至被治療得只剩下一口氣了的病人,醫生已經完全放棄了希望,相反地不治而癒了;反過來說,這些人如果再治療下去,真的就必死無疑。

(四)人體上到處都會生癌的道理

假設,現代醫學的癌成因論是正確的:人體無論哪個部位都由細胞構成,每個細胞裡都有癌基因。某些條件下,癌基因不受管束,就發生了癌變。所以,無論人體的那個部位,連流動著的血液、淋巴液,也都會發生癌症。人體以細胞為最小單位。它組成了各種各樣的功能器官。這些器官的功能活動,構成了生命的活動。器官活動直到生命的終結,構成器官的細胞卻不斷地新陳代謝——老細胞死亡代之以新的細胞。人體各個器官在生產新細胞的過程裡,由於各種不可知的原因,也會生產出一些不合格、不成熟的新細胞,最容易導致癌變。如果讓這些不合格的新細胞登上它的“工作崗位”,它們就成了癌細胞的“候選人”。絕大多數情況下,這些不成熟的細胞在登上“崗位”之前,生命的控癌能力就會將它們淘汰出局,都不會變成癌腫瘤。生命的這種能力,猶如工廠裡的產品檢驗員,未等這些“候選人”進入“崗位”,就把它們處理掉了;即使有一些因檢驗員的不小心,“次品”被混作“正品”。這些“正品”也會時時刻刻遭受清除。人體生命除了“檢驗員”之外,還有多種的監督部門。生命組織的管理,當然比工廠的管理更為複雜。新陳代謝導致癌細胞的產生,只是其原因的一種。

再如我們的思想感到環境的壓迫而不舒暢,導致氣血運行阻滯;我們吃的食物中有致癌物質,改變了細胞??的性能;我們使用某些引起癌變的醫療器械(X射線照射、激光照射、短波、微波照射),導致基因變異;我們吸進了一些有毒的空氣,改變了我們細胞的內容物等等。所以,應該說,導致細胞癌變的原因有很多種。而且,這些致癌細胞能夠附著,散發出不讓人馬上發覺它存在的“迷惑素”,並發展它的“組織”,“占山稱王”(佔位性病變),導致生命的信息運行癱瘓。現代醫學把這種情況,稱為免疫缺陷。如前所說,免疫缺陷實際就是人的自組織能力部分失序。

人體生命就像個社會。社會由無數人民組成。以個人為最小單位。為了管理社會,維護社會安定,就產生了各級政府——村、鄉、區、縣、省直到中央政府。然而,無論如何有效的政府,都無法使全部人民遵紀守法,必然會有一些人成為盜賊。盜賊不認真從事生產,卻要吃用,還會殺人、強姦、搶劫,破壞社會的安定。癌細胞就像正常的公民變為盜賊一樣,不為整體的生命而工作,卻聚眾結黨作亂。政府管理得好(有序),有的會被剿滅;有的會被招安;有的會隱姓埋名,不再作惡;政府管理不好(失序),盜賊越來越多,立寨為王,燒殺搶掠,禍害百姓。盜賊越聚越眾,使政府管理不了,整個社會動盪,最後還會顛覆政府。對個人來說,到這個時候,就是死亡的來臨。

(五)癌症能夠自愈

生命對全身細胞的管理,也像政府的管理。這種管理的能力,稱為自組織能力。不管癌症是大是小,是如何厲害。人只要活著,生命的自組織能力就會為自己的生存而努力拼搏。健康,是因為自組織能力有序;得了癌症,是因為自組織能力失序。不管如何失序,自組織能力還是在努力恢復有序化。因此,有的癌症,雖已被宣佈為後期,被認定為不可挽救,後來竟然奇蹟般地消失,就是這個原因。

《不治而愈》中記述一個名叫克里斯汀的十九歲女孩子,1974年她發現身上有瘀塊,醫院檢查後說她的紅血球、白血球、血小板計數都極低,骨髓檢查後診斷為再生障礙性貧血——絕症。骨髓中的血細胞只有正常的2%經多次化療以及多種抗癌治療,卵巢也受到破壞了。 “除了全面維持生命和安慰她以外,醫生們已無計可施。……可是克里斯汀並沒有絕望。……這家醫院的心理醫生將她推薦給洛杉磯加州大學一位研究精神康復的研究人員。通過他,她認識了一位利用以手摩撫??頂祝福和催眠療法給人治病的信仰療法術士。在住院期間,克里斯汀進行兩週每週兩次這樣的治療。最後一次治療結束時,化驗結果表明她的骨髓略有回升……醫院放棄了努力……克里斯汀仍然固執地尋找信仰療法術士。她新找到的一位信仰療法術士每週5天來給她做以手撫頂祝福儀式。兩週之後,奇蹟又出現了:血細胞上升到正常範圍的最低水平。”後來加上一些飲食節制,病就慢慢地好了。二十年後,她已經是有了四個孩子的母親,成為持有自然療法執照的醫生和一個福利部門的積極分子。

克里斯汀的痊癒,得益於信仰療法術士的摩頂祝福。到底這樣的祝福有什麼可以用科學方法檢測得到的依據,我相信沒有。但是,在醫院都已經放棄努力的情況下,術士的祝福卻產生了奇蹟。而且,這個奇蹟是馬上發生,還立即以實驗來證實——血像逐日好轉。到底是什麼原因?唯一可以解釋的是:生命還沒有放棄希望,最後戰勝了癌症。

一位67歲名叫海倫的婦女,1985年發現在“骨盆和腹腔內3至9毫米腹膜破壞點超過100個”,活檢確診為惡性腫瘤,後做了多次手術,但仍有殘留。她不願意看腫瘤醫生,也拒絕做化療。她接受了一項綜合治療計劃:低脂肪、低糖、高纖維素飲食;補充抗氧化維生素和礦物質;經常鍛練並結合想像腫瘤消失的自我治療;改變對丈夫的態度——寬容。 “手術一個月後,她的貧血現象消失了,肝功能也恢復了正常。”又繼續活了8年,75歲因別的疾病去世。

《不治而愈》記述了許多癌症病人,有的都很嚴重,有的經醫院施用多種療法,把病人的健康都破壞殆盡了??。可是病人仍有信心活下去,不放棄生命的希望。這很要緊。不管什麼時候,什麼情況下,總是要想辦法和尋找各種治療方法,就會見到奇蹟。而那些一聽自己患了癌症,就灰心喪氣,對愈病失去信心者,就難以獲得成功。

(六)禾火抗癌經驗——醫學理論與醫學思想教育

1997年9月,禾火女士做了乳腺癌手術同時進行了放、化療,一年半後於刀疤處復發。再住浙江腫瘤醫院治療。治療剛結束,腫瘤即轉移至左腋下。至2000年4月,“用過的放、化療劑量已達同類患者的三倍,共計用過14個大化療,3次重複照光,每次照光都歷時40多天,照光總量達130多次。重複多次的照光還造成了Ⅲ度放射性燒傷,致使我的胸壁大面積潰爛與壞死,至今留有疤痕。”“2001年5月,癌症第三次捲土重來,仍舊是局部皮下復發,腫瘤專家勸我再做化療,考慮到當時自己的身體條件,我決定不作化療,帶癌生存。禾火女士的這一明智的決定,救了她一命。“帶癌生存”對“癌症必死論”無疑是一個不能接受的相反的新概念。

“醫生說我的生命只能維持三個月。滬、杭兩地專家建議我試用一種新藥,該藥只有20%的人有效,加上化療,一年大約需要近百萬元。有效的話,就一年一年一直用下去,直到出現新的情況為止。我沒有採納專家意見。”“為了節省巨額的醫藥費,我開始嘗試自療自救。2003年7月30日,我突發第四腰椎壓縮性骨折,臥床不起。滬、杭、閩三地專家均懷疑是腫瘤轉移至腰椎所致的病理性骨折(筆者按:為什麼這些專家沒有想到是為了配合化療,用了大劑量的強的松,導致骨質疏鬆而致)。我僅靠床休息並加練氣功,其他治療手段均不敢採用,後來腰傷痊癒,依然健步如飛。帶癌生存至2004年2月,我被查出子宮內膜增厚,我懷疑這與我長期服用內分泌藥物有關。在停用了內分泌藥物仍不解決問題的情況下,幾乎所有醫生都勸我切除子宮和卵巢,我不同意,堅持練氣功。到8月份終於雲開霧散,子宮內膜厚度已完全恢復了正常。”(週申生:《關愛生命,科學抗癌》,華夏文化藝術出版社2005年5月)

禾火抗癌的成功關鍵是什麼?就是不相信腫瘤專家所有的指導。就她自己主觀願望,也是不想這麼做的,但是,客觀情況逼得她不得不拒絕腫瘤專家的意見。化療、放療使她身體損毀到無法再接受,專家還是認為需要繼續。專家想的是如何殺死癌細胞,禾火想是如何維護自己的生命。這就是現代西醫的致命性缺陷。她覺得繼續下去有死無生,不如帶癌生存,還有一線希望。於是,她首次拒絕了專家的指導。禾火在關鍵時刻的選擇,反映出她的思維推理能力。正因為她有了這種能力,才會在生死抉擇的關頭,救了她自己一命。

病人做了手術,切除了病灶,又經過三番五次的放、化療,其劑量比通常的患者都高了三倍,癌症還要復發。這時候,患者自己也覺得再做下去是死路一條了,為什麼腫瘤專家卻認為要堅持做下去?明知病人會死,為什麼做醫生的,還要堅持把她往死路上送。我當然認為腫瘤專家不是有意的,然而他們為什麼沒有想到自己意見的後果呢?

(注:本文資料來自周申生主編《關愛生命科學抗癌》2005年5月)。

(七)忘記自己的癌症——治癌的關鍵

患癌為什麼會被認為是必死無疑?其元兇就是一種以軀體為生命的思想。癌附著在軀體上,醫生便會認為唯一的方法是切除。豈知軀體只是生命的物質依附,不是生命本身。身體靠生命的存在而存在,沒有了生命便會朽爛。癌是因生命而產生出來的,沒有生命的軀體是不會生癌的。因此,被切除了癌腫的軀體,只要生命仍在,癌細胞還要產生出來。然而,原來癌細胞附著的部位已經沒有了,它只好另附他處。這才有了癌擴散。這說明切除癌腫塊治癌的手術,不僅治不了癌症,卻會治死生命。切除癌腫,不僅是切除部分軀體而已,而是在同時摧毀了一部分生命的自我康復能力,因而促進死亡。這不是患癌必死,而是治療的手段錯誤促進了死亡。

患癌不是必死,卻被錯認為必死後,一個最可怕的“副作用”是意識體系的自衛系統被摧毀。人們一聽到說自己得了癌症,便日夜不安。天天吃不下,睡不著,生命的自組織能力沒有辦法再從事抗癌,相反地幫助了癌腫塊的發展,所以,醫學家才會說,80%的癌症患者死於恐懼。這就是說,我們做科普時,把不知道的事,當作已經知道的,普及開來。患癌本來就像疔、瘡、癰、疽一樣,並不會致人死命的,我們卻把它宣傳得十分兇惡,結果就使得患癌的病人,活活給嚇死了。

47歲的農婦劉化蓮去杭州半山腫瘤醫院檢查,醫生檢查後,以沒有床位為由,給她開了一些藥物,勸她回家。醫生為什麼不讓她住院?因為醫生認為此病已到最後關頭,無法可治了。可是他卻瞞著這對農民夫婦。

夫妻倆好不容易在家籌了一些錢來杭州治病,想不到的是醫生的“無可奉告”,只得先住在醫院附近的旅館裡,待吃完藥後再去診治。然而,藥後反而感到病情越來越嚴重了。可見治病的醫生已經失去信心。這些只是醫生臨時應付的。也就是說,這些藥不是治病的,而是安慰劑。再去看門診,醫生查看病歷後,覺得這樣會糾纏的病人要採取措施打發掉,就告訴他們患的是晚期菜花型的宮頸癌,無藥可治。但病人認為沒有住院就死了也不瞑目。

劉化蓮所好的是在32年前得病,醫生向她公開擺明了病情。所以,劉化蓮經治療後回家,思想當然不再存在活下去的希望。這樣做並非不無好處:使她放下了一條心,不再害怕死亡——反正無法可治。這是癌症自癒的內在條件。正如她自己說的:“忘記癌病,適當勞動可抗癌。”其實,適當勞動也就能忘記癌症。要治癌,首先是不怕癌。

(八)“活神仙”夏景清說治癌

我與楊立人先生談及文成的夏景清先生治癌有一定的名氣,綽號活神仙。夏先生原為文成縣醫科所所長。治愈癌症幾十例。有的都瀕臨死亡邊緣,他竟然也給治好了。他講了兩個癌症病例奇怪的自愈。一人膝上部患骨癌,腫塊有巴掌大,信了基督,一年內,腫塊完全消失。某次與朋友飲酒後復發,不治。另有一婦女患鼻咽癌,懷孕後癌腫消失。生產後又復發,不治。這兩例無故自愈,又無故復發,都無法解釋。

我想听聽他治癌的經驗,同時問一些他治療的藥方。豈知他的話卻完全出於我的意料之外。他說:“英國有一人,也不是當醫生的。一天突然心血來潮,想到癌症治療為世界難題,有一部分病人卻能夠自愈。其中道理雖不能明白,但我們測定癌症自癒的數據也是十分重要的。因此他就去找上下院議員要求給予支持。然而,無論他怎麼說,所有的議員認為他既不是醫生,又不是醫學研究人員,都不理睬他。他只好在某天乘機攔住女王鑾駕,把自己的想法告訴女王。女王大概被他的精神所感動,表示願意支持。經過一段時間的研究,他終於得出了癌症患者的自愈率為百分之五的結論。”

我的朋友胡寶桂,也曾經遇見一個頭上生了皮膚癌的老太婆,已經潰爛,流濃水了,但沒錢去醫院,就到他的診所換換藥。他只給常規的換洗包紮。一段時間後,卻見這癌腫收口痊癒了,以後也沒有再發。所以,他告訴我,有一部分癌症是能自癒的。他說,這個老太婆如果去做了手術,算不定老早就完蛋了。研究癌症自愈這個問題很有意義,可惜我沒有條件。他在永嘉縣中塘鄉行醫數十年,碰到不少的癌症病人,都是去醫院開刀,化療,放療,或做介入。但最後的結果都不好,都不像這個老太婆。

夏先生認為,科學要講數據。把癌症治好,不應該單說這些已經痊癒的人,而應該統計已經治了多少人,有多少死亡的,有多少是治癒的,算出比例。他說有一個膀胱癌病人,檢查已經擴散,病情十分嚴重,連吃飯都有困難了。有一天,家裡燒芥菜飯,病人食後覺得很舒服。以後就叫家人天天給他吃芥菜飯,病逐漸痊癒了。很難說此癌症到底是不是芥菜飯吃好的,最大的可能是自愈。因為,別人的膀胱癌不一定會用芥菜飯吃好。另有一病人的癌症也很嚴重,醫院也認為無藥可治了,後來農村里給他吃大蒜痊癒了。別人生癌不一定用大蒜會治好。我還見過一肝癌病人,吃中草藥,基本上好了。一次,吃了大蒜芯復發,很快就死了。一個癌症患者由於膽囊阻塞,全身發黃,快要死了。我給他開了一付茵陳蒿湯,我只是臨時應付,誰能想得到,他竟然痊癒了。

(九)癌治療經驗教訓

把治癌的希望,寄託於手術切除,醫生把這種手術叫做除根術,實踐檢驗的結果,證明已經完全失敗。不僅除不了癌的根,還把人的抗癌能力破壞了。現在我們又把治癌的希望寄託於化療,實踐證明已經失敗。根據就在於生命抗癌靠的是用白血球吃掉癌細胞,但化療會使白血球減少。實踐證明化療藥物在殺癌細胞的同時,殺死了更多的白血球。

有人覺得不解。因為,他也曾目睹有的癌症病人經過手術、化療後,以後就沒有再發。這不是可以證明癌症的手術、放化療有效嗎?其實,科學的驗證方法應該是經過使用的治療方法後,驗證這些患者,他們的生存能力和抗癌能力是否提高了。例如精神好起來了,飲食津津有味了。然而,我們知道的卻是所有經治療後的患者,其生存能力都大大減弱——精神萎糜,噁心嘔吐,食慾減退……都是不好的現象。因此,我們認為這些人是因為自己的康復能力而得活命的。何以證明?因為,有很多的人患了癌症未經任何治療,或雖經治療無效,有的更被判斷為短時期內必死的,後來卻什麼都不用,自然恢復健康。

患了癌症該怎麼辦?我認為需要理智,急不擇醫是很危險的。決策的錯誤將導致生命的永逝,後悔就遲了。做手術、放療、化療都不應該是首選方案。因為這些治療方法都會損害生命的自組織能力,治療後都會飲食減少,精神癱倒。現在西方為什麼要倡導“與癌共存”呢?這表明選擇“共存”比選擇治療,生存的希望要大。

美國的癌研究者哈定的結論,是經過治療者與不治療者的對比調查所得出的;我的結論則來自我自己對這兩種治療方法——手術與化療後所產生的效果,根據推理所得出的主觀判斷。我這個判斷是提供給癌症患者作為治療選擇的意見。但我不否定某些癌症也有必須做手術的,因為每一個具體的病人,都有不同的具體情況。不過,把手術作為首選辦法,卻是不可取的。通過對過去治療的認真總結,美國發現2005年癌症病人的死亡率首次降低。此前每年都在升高。這個現像說明,認真總結教訓,普及治癌常識,普遍宣傳癌症是慢性病,消除恐癌心理,提倡與癌共存,才得到這個痛苦的收穫。

作者為此採訪了很多的患癌後的痊癒者,得出如下結論:

(一)原來認為癌症是病毒感染的病因學說錯了,所以,在這基礎上產生的許多判斷和治療方法,都應該說是錯誤的。
(二)“癌症必死論”是錯誤的。實踐證明:晚期癌腫必死、轉移必死、腐爛必死,都是錯誤的。因此,癌腫的分期學說對癌症死亡的判斷也是錯誤的。
(三)治癌無專家。因為,他們的判斷經常出錯。
(四)治愈癌症最重要的方法不是切除或化療,而是改變環境,改變心境。
(五)悲觀失望和害怕,是治癌的最大敵人。
(六)手術、化療、放療都是與癌拼命之舉,不是好方法。

十、治癌的最好方法——改變指向性

什麼叫指向性?既然人體裡的所有細胞,都含有癌基因。當生命的自組織能力有序的時候,細胞的癌基因就會老老實實地服從管理,“努力工作”。但是,由於某些條件的刺激,例如心情鬱結、空氣污染、飲食不潔、工作勞累、思想混亂等長期干擾,使生命的自組織能力失序,癌基因就會發生異變。這時候,就是人的生理或心理上產生一定的指向性。也就是部分細胞的癌基因指向癌變,而不像正常時候那樣了。

“阿蘭•開普勒19歲時以最優異的學業成績於1962年畢業於耶魯大學生物學系。他當時考慮去醫學院,而且還記得在紐約大學入學面試時主考官問他為什麼想當醫生。他回答說:'我想治愈癌症。'結果,他在洛克菲勒大學學習了6年癌症,最後獲得了生命學博士學位。他的研究經歷大都著重於研製化學療法新藥劑和了解這些新藥劑作用於DNA的機理。”阿蘭沒有以他的所學的專業謀求工作,而是創建了種子公司。由於工作忙,壓力大,他的腹股溝兩側出現淋巴結增大。 “掃描結果顯示從頸部到腹股溝有25個至30個異常淋巴結,其中兩個做了活組織檢查,並送去診斷。診斷結果是混合細胞淋巴組織瘤。”醫生告訴他只能活7年,過不了兩三年就會惡化,建議他做化療。阿蘭說:‘我是分子生物學醫生。我可是知道那種討厭的東西是怎麼折騰人的。我知道身體受到藥物毒副作用傷害後也不會苦盡甘來。 '(阿蘭是化療專業的學士自己不相信化療。這說明,學問只能夠做參考,不能迷信。)“從1989年11月開始,他進行嚴格的長??壽飲食法治療”。前7個月的時間裡,症狀沒有任何變化,既沒有出現新的淋巴結,已有的也沒改善。 1990年9月,淋巴結開始縮小,10月底,腹股溝淋巴結完全消失了。後來,他又積勞成疾,加上放棄嚴格的飲食。 1993年初,又發現右側牙床開始發炎。左耳感染,出現膿腫,頸部淋巴結又開始腫大,一共出現6個異常淋巴結。右手三個手指出現皮疹,繼而發膿皰流膿……阿蘭就改用草藥和食療,不到兩個月,他的頸部淋巴結縮小了。阿蘭還認為,“關鍵是忘掉自我,忘掉自己的思想,讓身體自我康復。它知道該怎樣做。”阿蘭的話,道出了一個真理:人的生命有自我維護的能力,它知道該怎麼做。

淋巴癌是因為淋巴液走遍全身,西醫對它表示十分悲觀,十分無奈的。然而,在阿蘭身上,奇蹟般地消失了。許多晚期淋巴癌患者出人意外地恢復健康,證明只要生命仍然存在,它就會為維護自己的生存而努力恢復它的序性,患者就不必悲觀。筆者總結所有癌症患者的癌變及其發展,乃是因為人的生理和心理具有一定的指向性,只要改變這種指向性,就能創造治愈癌症的奇蹟,辦法很簡單:改變環境;改變患癌的指向條件。

(注:本文資料來自安德魯•韋爾《不治自愈——發現和提高人體自我康復能力》,洪漫,劉立偉譯,新華出版社,1998年1月)。

我的一個好朋友是個法國華僑,僑居十多年就成了富翁。這反映出他的忙碌和辛苦。住院之前還在工作,而且沒什麼感覺,是生氣勃勃的。據說是血液化驗查出是癌症,就馬上住院了。還只有50多歲就得了肝癌,沒治療幾個月,就亡故了。

浙江省很有名的農業廳廳長孫萬鵬,1987年他擔任黃岩縣委書記,發現肝癌晚期。醫生要他立即住院治療,他拒絕了。因為,他的父母都在1985年得肝癌,住院治療死於醫院;他的大妹妹,1986年得肝癌,住院治療死於醫院,都不到一年時間。他覺得自己放下工作住院,要做手術、打針、用藥,什麼事都不好做了,也活不到一年時間。還不如利用這段時間寫點東西。他在家裡支起病床,臥床著述。肝痛發作,就吃辣椒止痛。有時候他妻子買一些草藥膠古蘭給他服用。每年他都出一本書。到1994年,他去醫院檢查,肝癌消失不見了。 2006年我到杭州看望他,他正從張家界回來,身體十分健康。

孫先生之所以能健康地活著,一是得益於他沒有聽醫生的囑咐,要是他真的住院治療了,做了手術或化療,會不會與他父母、妹妹一樣當然很難說,但我相信決不會像現在這樣興致勃勃的。二是他吃辣椒止痛有可能發揮一些作用。我國中醫治癌專家鄭文友認為,癌症基本上是寒氣凝結,要用溫熱的藥物。我發現,如果癌患者用的是中草藥,只要能止住了痛,就說明有效,可以長期服用。三是本文最重要的一點,孫先生改變了他的指向性。他擔任縣委書記,工作勞累,又是個清官,又是個要強想做好自己工作的人,兩頭受氣。有時候氣無處出,只能鬱著,沒辦法發洩。這種情況是最容易得肝癌的。我發現很多肝癌患者都有肝氣鬱結的環境背景。環境舒暢、生活輕鬆、樂觀通達的人是不容易得肝癌的。我認為孫先生肝癌之所以消失得無影無?,是因為他臥床之後,百事不管,他的思想只顧一心著述,如何把他的灰學理論寫好,而不是常常在想著死亡——細胞癌基因的指向性改變了。

最近,來了一位朋友,他說自己的一個親戚,在北京做生意,某次檢查身體,醫生說他得了肝癌,而且已是晚期。他不相信。於是連著檢查了五個醫院,結論完全一樣。於是他把自己的生意全部打點好,留了20萬給讀大學的兒子,便出門旅遊。遊遍全國,回家後再去檢查,肝癌不見了。為什麼?生意勞累忙碌,產生了癌症;下決心不做生意,改變了指向性。

近郊有兩個農民,60多歲得了癌症,住院治療,錢花光了,醫院也認為沒法治了,就告訴家屬,便把他抬回家。豈知慢慢地不治而癒了。現在兩人都70多歲了,身體很健康。原因何在?原來他們回家後,覺得家裡也已無錢,自己反正年歲已高,治病徒勞,就死了一條心。這一死心,改變了指向性,癌症痊癒了。

(十—)鄭文友中醫中藥治癌

讀者請不要認為我在為鄭文友做廣告。鄭先生已於去年亡故,但是,我們都應該記住他所做出的貢獻。鄭先生原是長春汽車製造廠衛生處藥材科的會計。由於眼見這些草根樹皮產生治病的療效,60年代開始自學中醫,也為一些親戚、朋友治常見病。這些治療使他積累了不少中醫臨床經驗。中醫治病的方法與西醫不一樣,講起來很複雜,用起來很簡單。因為中醫認為生命就像一艘不停地向前駛著的船,生病(癌症也一樣)就像船身在行駛中發生的不平衡,也就是陰陽(寒熱虛實)的不平衡,醫生的任務就是調整它的平衡。只要平衡,生命就會繼續向終點行駛,完成它的歷史使命。

某天,鄭文友的家鄉老朋友史越發頸部生了一塊癌腫,連面頰都腫起來了。他領著兒子找鄭文友交代身後事,要求鄭文友在自己死後能關照一下他的兒子。鄭先生勸他不要著急,有病就應該住下來找醫生治療。可是,鄭文友就是找不到能治癌的醫生。於是,他就試著為史越發配了幾付中藥,又用另一些藥外敷,一周後竟然發現腫物收縮,粗腫的脖子明顯消退,頭也不痛了,此後就逐漸恢復健康。

當史越發回家後,鄰里以為他遇到了神仙。接著胃癌患者林殿修的妻子手持一張“病危通知單”找到了史越發,再而找到鄭文友。經鄭文友治療了十多天后,林殿修健步走進了他的家向他道謝。於是,鄭文友向廠領導遞交了一份“交代材料”,闡述自己治癌的經過。但他不僅沒有得到鼓勵,卻是誰也想不出來??的:駐廠的軍代表認為,“這是階級鬥爭的新動向”。一句話,差一點就扼殺了這個治癌的幼芽。人類的很多發明、創造,都始於一時的“心血來潮”。但它的“存活”或“死亡”,無不取決於當時的環境和個人的性格。鄭文友當時的環境十分惡劣,但他卻是一個不屈不撓的戰鬥者、實干家。

1976年,鄭文友的妻子劉淑雲患了鱗狀細胞癌,左鼻背生了一個1.5×1.5的腫塊。醫院的醫生認為鼻部必須切除,但“術後放療不保證能否復發擴散,不保證縫合後是否口斜眼歪”。鄭文友與妻子協商後決定自己試著治療。他不僅治好了自己的妻子,還同時治好綜合分廠甲狀腺癌患者孫桂珍和工具分廠胃癌術後復發並賁門轉移患者宋全等人。他認為:致癌原因不是因病毒遺傳所形成的;呼籲停止以毒攻毒的化療措施。他認為自己可以與首都治癌專家比比看,是中醫中藥治癌好,還是西醫西藥治癌好。他將這些想法寫成“啟事”,貼到了日壇腫瘤醫院門口。敢與一個有名的腫瘤醫院比本事,如果沒有十分的把握認定西醫治腫瘤的方法有根本性的錯誤,豈不怕被人恥笑?豈知這張“啟事”卻為他贏來了3個月的拘留。

1984年,鄭文友應聘為北京燕山腫瘤醫院副院長兼主治醫師。許多胃癌、賁門癌、宮頸癌、肺癌等患者被治愈。他們來燕山腫瘤醫院求救的,而後被治愈。按西醫的分類法,癌症種類之多,檢查項目之雜,不可勝數。可是,鄭文友的治療經驗卻十分簡單,因此,不管什麼癌,都可以治。要是人們一開始就能相信自己的'國寶',相信中醫中藥,就不至於有如此眾多的患者死於治療了。

到燕山腫瘤醫院求治的患者,90%是幾經大醫院化療、放療後,西醫束手無策,被下了病危通知書的。丹東建築工程學校的王景波得胃竇癌,術後消瘦不堪,家人非常恐慌,送他到燕山腫瘤醫院治療38天,滿面紅光返回丹東。王景波還記錄了許多經省一級醫院“宣判死刑”的許多患者治療後恢復健康的事實,證明中醫中藥不僅能夠治癌,治好癌,又不會傷害身體。而且,費用極低。

中醫認為患癌症的原因,是痰瘀氣血壅塞,用活血化瘀,化痰軟堅,扶正驅邪,治好不少的癥痂積聚,實際就是癌症。只是沒有稱為癌症而已。過去有許多人認為中醫不會治癌,實際是個笑話。為什麼?這是因為稱呼不一樣。就好比講外國人會養doog,說中國人不會養doog,只會養狗,這不一樣可笑嗎?我國歷史上,有很多治療癥痂積聚的方劑,實際就是治癌藥方。但是,我們卻沒有把癥痂積聚解釋為生癌。我們沒有開設治療癥痂積聚的專科與癌症專科唱對台戲,而卻傾心於中西醫結合。我認為,在治療時,中西醫結合有時候固然需要,但唱對台戲對學術研究與進步來說,似乎更為重要。道理何在?讀者自己思考。

鄭文友在深圳開設中醫腫瘤醫院,幾年內,全國發展了分院百餘所,包括香港、台灣、日本、泰國等處。鄭文友先生開了一個個先例,是一個先驅者,是值得我們記念的。可惜的是鄭先生去年亡故了,把他的事業也帶走了。我的朋友潘疏影,特意到深圳鄭文友中醫腫瘤醫院一看,帶來不好的消息:醫師走了,沒有住院病人,只有鄭先生的媳婦在賣鄭先生留下的治癌藥。鄭先生如泉下有知,應該責問誰?第一,是我們這塊經常自毀的文化土壤;第二,是中醫文化接班難;第三,是鄭先生自己的保守意識。

我認為,醫療是病人把生命與健康交給醫生。醫生只有通過治療才能獲取經驗,因此,醫療的經驗是醫生靠病人的信任和支持得到的,因此,決不能作為醫生的私有財產。由於市場介入了醫學。醫生在醫療中得到的一些經驗,被作為專利商品,作為知識財產,不能外傳和普及。鄭文友先生也受它的束縛,死前不公開,死後藏之高閣。實際上,鄭先生的這些所謂的專利,同我國古代一樣只是一些經驗成方,使用時,還得根據病人的不同,表現的不同,而需要進行辨證論治,還不是拿來就可以隨便使用的。因此,鄭先生死後,儘管他留下了專利秘方所製成的藥物,其他人沒有學會和掌握這種使用的經驗,他的醫院生意也就不好了。

人總是要死的。人所創造的東西卻不應該是隨著人的死??亡而消失。鄭先生故去了,可是鄭先生的醫院也隨他故去,確實讓人感到遺憾!

 

 

 


動物迷信,人生求證

醫神李可曾救活二萬多個已向家屬發出病危通知書的死人,治癒十萬多個西醫判斷無可救藥的病人,這是實證,不是顯微鏡科學發現

祖先傳下來的打坐腹式呼吸大家有練習過嗎?做了一輩子中國人,幾千年無數中國人實證,老祖宗傳下來的治病寶具你求證過嗎?這豈不是白做中國人一趟!

 

天下文章,本屬天下,非我所有,我從天下學來,今天回饋天下,歡迎轉載文章,務必連結出處,勿作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