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坊經絡養生堂

   
   
   
   
 
 
首頁
快樂坊養生堂
 
 
 
 

 

 

我的志願是坐車不會頭暈

 

很多人的志願是做醫生律師有錢佬,我的志願只是坐車不會頭暈。體弱志短,一個連坐車都會頭暈的人,是很難有更高的志願的。

不記得小學還是中學一年級第一篇作文,是我的志願,我的志願是坐車不會頭暈,當時我當然沒有這樣寫,因為老師總是教我們要做醫生這類助人的工作,而家長總是想孩子做有錢人。小學二年級回鄉探親,上車暈到下車,中途不知嘔吐多少次,很想死,入生為什麼這麼痛苦,人家說人生苦樂參半,坐車都頭暈,那裡有樂?

小學六年級,要坐車上學,由葵涌坐車去荃灣兩公里路已經頭暈,其實未上車可能已經頭在暈。上中學一年級時,每個月約有一次要幫父親送貨出九龍,每次必嘔吐,回家後頭暈暈,下午通常請假不上學,一個連坐車都會頭暈的人,還會有什麼志願,所以我一生人並沒有什麼志願,若果有,就是不要生病。

十六歲那年開始運動,參加了兩期跆拳道班,然後開始了跑步生涯,別人初跑步通常只有呼吸肌及小腹痛,我是幾乎全身都會痛的,幾個月忍痛跑步,痛楚才一一消失,由十六歲跑到約二十歲,大概五年時間,坐車才完全不會頭暈。五年的運動是不是解決了疾病呢?二十二歲那年,我第一次運動時挫傷腰,幾個月才好,五年運動之後,身體竟然仍是那麼脆弱?三十二歲那一年再來一次運動挫傷腰,這一次令我對於人生已經絕望,站立不到一分鐘已經開始腰痛,幾分鐘之後劇痛,上街到處找地方坐,這次腰傷由三十二歲痛到四十三歲,本應是人生黃金時間的十一個寒暑。這次腰傷並不是靠醫生醫好的,曾經到賽馬會骨科專科診治,醫生說一切正常,不需要醫治,不需要覆診,請勿再回來,即是無得醫,十一年後治癒,應該是游泳醫好的。

腰痛完了嗎?沒有,五十歲那年,突然腰痛癱瘓地上不能動,這一次理想完全幻滅,當時躺在地上所想到的只有一件事,時辰到了?跌打醫師上門搞了十幾分鐘才夾硬扶我起來,腰癱若入醫院醫治,有些人會被醫成終身殘廢,自從四十一歲那年服消炎藥過多引發胃炎後,我已經不敢再相信西醫,所以這次沒有入醫院,在香港找跌打醫師治療幾天後上深圳治療,然後天天游泳。

游泳並沒有根治我的腰痛,但是豈碼沒有終身殘廢。現在沒有頭暈,更沒有腰痛,腰部從來沒有過這麼健康的,靠的是練習經絡功。

大半生沒有強烈的名利欲望,現在更不想追逐虛幻的名利,但是人生是不能沒有志願的,所以我的下一個志願與眾不同,是將身體健康一年一年向後移。

老子曰:【專氣致柔,能嬰兒乎。】條達的元氣運行,可以令一個人如嬰兒般柔軟,我不想做嬰兒,亦沒有如此功力,我只想將身體的健康狀態逆轉。

 

 

 

 


動物迷信,人生求證

醫神李可的中醫急症室曾救活二萬多個已向家屬發出病危通知書的死人,治癒十萬多個西醫判斷無可救藥的病人,這是實證,不是顯微鏡科學發現

祖先傳下來的打坐腹式呼吸大家有練習過嗎?做了一輩子中國人,幾千年無數中國人實證,老祖宗傳下來的治病寶具你求證過嗎?這豈不是白做中國人一趟!

 

天下文章,本屬天下,非我所有,我從天下學來,今天回饋天下,歡迎轉載文章,務必連結出處,勿作商業用途